中国“美容”发展史

美丽一说,自古就有,人们对美的追求从未间断。历代人对美的研究,探索,实践,使得美容行业蒸蒸日上,不断发展。也正式由于历代人们的积累,才使得现在的美容技术有了更大的发展。下面就介绍一下美容发展的历史,美丽积累的各个阶段。

    中国城市的兴起,始于唐宋。不过,说起中国美容业的渊源,比城市的出现要早得多。美容的出现,和人的爱美天性有关。早在殷商时代,就有“燕支”(胭脂)记载,即用燕地红蓝花叶,捣烂取汁,凝作脂用于饰面。我国现存最早的文字——甲骨文中有“沐”字,《说文》有解:“沐,濯发也,洗面也。”这大概就是古代清洁美容的最早记载。

中国美容发展史

    那个时候,还没有“美容”一说,《山海经》中载文:“天婴,其状如龙骨,可以已痤。苟草,服之美人色。马尾,其脂可以腊(治体皱),觜鱼,食之不骄(臭)”。在一个大的范畴里,人们通常把它归类中医药学,到现在人们才把它拉出来,叫“中医药美容”。可以这样说,传统的中医药学包含美容的因子,它很早存在于人们的生活,中医药美容与其一脉相承,甚至可以这样说,5000年的文明史为后人积淀下丰富而珍贵的美容经验与方法。

    1972年,长沙马王堆古墓重现天日,出土的有一部典籍——《五十二病方》,中间存有中医药美容方药记载,时间可以追溯到周朝、春秋战国时期。有这样的民间故事,西施浣纱时,许多脂粉落入小溪,一些小鱼儿嗜其如命,食之长久后竟也美貌如花,村民争相捕食此种小鱼。为此笔者咨询过鱼类专家,当然,鱼吃脂粉只是一种传说,但我们有了一种答案,吴越时期的美女西施很早就“美容”了。习中医者,必读《黄帝内经》,这部最早的典籍虽未专门论述中医药美容,但对人体生理、病理、养生保健、疾病治疗等论述,是中医药美容的宝典。

中国美容发展史

    宋玉两千年前在《登徒子好色赋》里这样描述:“东家之子,增之一分则太长,减之一分则太短。著粉则太白,施朱则太赤……”,“著粉” 、“施朱”,正是美容的表现形式。东汉时期,我国现存的最早药物专著《神农本草经》载有美容药物数十味,如白芷长肌肤、润颜色等等。正式的“妆点”“扮妆”“妆饰”等词出现在汉代,中医药化妆品也随之出现,《毛诗序》有载:“兰、香草也,汉宫中种之可著粉中。”这说明了在当时已经有专门制作中医药美容化妆品的人,某种意义上,他们是中国美容从业人士的真正先驱。两晋南北朝葛洪著《肘后备急方》,内有用鲜鸡蛋清做面膜等方法介绍。而隋唐时期孙思邈的《千金要方》、《千金翼方》中有专门论述面药的篇章,共载美容方105则;巢元方的《诸病源侯论》、王焘的《外台秘要》、唐《食医心监》、《食疗本草》等都可谓中医药美容的良书。两宋时期,王怀隐等编《太平圣惠方》内有治须发早白,牙齿动摇之方;北宋《圣济总录》记载了用玉磨治疗面部瘢痕的事例。

中国美容发展史

    在这个时节,随着商贸、建筑、制度的稳定,中国第一代城市出落得像模像样,商铺店面随之就出现了,老板娘出场一般都会“略施粉黛”;既然有了固定的街市,而无论是闺秀还是村姑,都会找机会上街逛逛,事先必定先美容美容;至于专指男士的“白面书生”,也需要先美容才可以“白面”的……举不胜举,美容的事物早就存在,城市的出现,让美容也变得有些必要,于是催生出美容化妆品的生产,小作坊的也好,宫廷的也罢,存在就决定意识,所以早在唐宋时期,有关美容的零星事宜就显示出一个道理:美容的兴起,必然会跟社会的脉动有关。

    美容,意为使容颜美丽,于是,美容成为美丽重要的存在要义之一。金元明清时期徐国桢《御药院方》内“乌鬓供春散”可黑发;《外科正宗》对损容性疾病作了深入论述;到了明代,我们则不得不提提医学大师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了,其中记载了用珍珠粉抹面使肌肤滋润的方法,并收录有中医药美容药物270余种,增白驻颜的、生发乌发的、祛皱抗衰的,等等,可以称之为大百科。说到底,美丽二字是男女老少自古以来都喜欢的。而那些中医美容的记载,并非刻意为美容定身而制,作者或医者把它当作是生活学科很自然的一部分。它意味着:美容本来就是生活的组成部分。就好像我们在一些古装片里看到的,类如虚拟的祖传青春(美容)秘方,某个古香古色的小瓶里装着的丹药,可以使人留驻青春,很是扣人心弦。

中国美容发展史

    岁至清代,徐灵胎的《洄溪老人二十六秘方》载录众多美容妙方。而曹雪芹所著《红楼梦》里,贾宝玉爱吃姐姐妹妹们用的胭脂,可见早期美容用品已成为贵族人家的日常生活用品。另据传清末慈禧太后为了保持青春容颜,每天服一匙珍珠粉,每天喝大半碗人奶,意在使其肌肤红润及白嫩,如此奢侈美容非常人能至。说到这里,我们更多接触到的是中医药美容,化妆用品源自天然,可谓真正的绿色产品,不用打假,而现代美容化妆用品到了民国时期才在国内开始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1930年代,上海、广州、四川、辽宁等地均有小量的雪花膏生产,当时还盛销广生行、先施、香亚、永和实业等公司生产的产品,现代美容化妆品开始在中国各大城市里流行。和西方多年流传于宫廷贵族间的美容岁月一样,解放前的几十年里,我国的美容消费也多数是达官贵人中的特权,普通百姓消费不起现代化妆品,然而,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在民间,小姑娘的描眉方式也颇有情趣:把火柴棍烧半截,然后吹熄,然后用黑头画眉毛,画眼线。你能想象那份幸福劲儿。当然,在那个战乱年代,当时从国外进口的火柴(旧称“洋火”),也不是每家都能买得起的。1949年解放后,“不爱红装爱武装”的红色年代里,美容业没有成长的土壤,有这样一种说法,文革期间谁要一门心思打扮或是化妆,就会被视为“小资”(资产阶级),彼 “小资”非此 “小资”,那时候的“小资”是要遭批斗的。但是,当年“北大荒”的一位“老三届”前辈说,尽管黄军装、的卡布等衣着是女孩子们的正装,但一些知青从城里想方设法偷偷带回一些雪花膏什么的,在与“白马王子”幽会时会从箱子底下掏出来抹上一点点。如此说来,爱情与美容有着不一般的亲密性,外部环境也无可奈何。

中国美容发展史

    解放初期曾流行烫发,但随后被禁止,1980年代初美容行业人士请示能否烫发,当时主管美容美发行业的商业部还不能决定,最后上报中央,国家主席李先念签字后才得以行事。美容业也坎坷,所以一直到1980年代中期才悄悄走进人们的家庭。时至今日,美容业昌盛,各类媒介上美容化妆品的广告铺天盖地。许多女孩子再也不必用凤仙花的汁水去“美甲”,用“痱子粉”来粉妆了……

    20多年来,中国美容行业已越来越显现出极大的市场,美容成为人们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随着美容教育的兴起,美容学科也形成一门系统的学科架构。

中国美容发展史

中医药美容,讲究一个坚持,要日积月累方才有显著的效果,就像我们对美的追求,不能是短暂求速的,而是一点一滴,坚持积累,才会有不老的容颜。

    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,同样,也是美容研究的渊源考察文物。可以看到我们先人在二千年前就已经能研制简单美容制剂。浩翰的古籍里,有关美容的论述丰富深刻,其实用方笺也屡见不鲜。自战国至清末的医籍、医著中,就有增白悦颜、祛斑莹面、毛发美饰、酒渣粉刺、灭斑除疣、除臭散香6大类1233首美容方剂,269味中草药。当然,这些多数是为当时朝廷贵族服务的。本文对古籍中的美容方药归纳如下。
1 远古至先秦时期
    此为传统中医美容学起源时期。甲骨文已记有“疥”、“秓”、“癣”、“疣”等损美性疾病。殷纣王时期,已研制有“涂脂擦粉”,使用的化妆品——“燕脂”,能收到“桃花妆”的美容效果。战国时的《山海经》146种药物中,有12种与美容有关。1973年湖南长沙马王堆出土的形成于战国至秦时期的医药方剂书《五十二病方》的内容十分丰富,预防和治疗瘢痕的方剂6个。《养生方》中有3个长寿方,还有“令人面泽”和“去毛”、“黑发”的专方。
2 秦汉三国时期
    此为传统中医美容学萌芽时期。《黄帝内经》虽为中医理论巨著,也为中医理论提供了理论依据,但也有一些治疗美容的方法。如《灵枢·经筋》记载了马膏疗法,用马项下脂肪反复涂摩患处,即将药物和按摩结合起来的一种美容治疗方法。

中国美容发展史    成书于东汉的《神农本草经》记载了100种关于“悦泽”、“美色”、“轻身”、使人“头不白”的美容药物(上经54种,中经27种,下经19种),并提到了美容药品的独特剂型——面脂。
另外,汉代2位著名的医学家——张仲景和华佗。张仲景创立的当归芍药散治疗肝血瘀滞引起的肝斑,麻子仁丸治疗燥热所致的皮肤粗糙,猪肤汤润肤悦颜去皱等方法,至今仍为后人所沿用;《华佗神医秘传》载美容外用复方10首,《华佗神方》有美容保健、治疗的内服、外用方共56首。
3 两晋南北朝至隋唐五代时期
    此为传统中医美容学的形成时期,亦是中医美容方剂学发展的鼎盛时期。
  3.1 两晋南北朝时期 
    西晋的葛洪《抱朴子》和《肘后备急方》2本书,前者是一本哲学名著,后者是一本医学名著。其美学思想主要体现在《抱朴子外篇》50卷中,而《肘后备急方》以其所刊载的美容方剂之早、之多、之专,以及所明显体现出的美学思想,堪称中医美容第一书,其中记载的美容方有66条,应用于美容的药物有95种。南北朝时齐梁陶弘景的《本草经集注》,所载730种药物中,有保健美容中药70余种,而且对《本经》有所发挥,如藁本,在《本经》基础上补充了“可作沐药面脂”,这些都被后世广为应用。南齐龚庆宣整理的《刘涓子鬼遗方》,也收载了一些美容方剂,共50首左右。中国美容发展史
  3.2 隋唐时期 
    初唐医学家孙思邈《备急千金要方》、《千金翼方》以下合称《千金方》各30卷,其中较集中论述中医美容内容的章节有《备急千金要方》卷六下·七窍病下,列方81首;《备急千金要方》卷十三·心脏,列方56首;《千金翼方》卷五·妇人一·妇人面药第五,列1论,39方;《千金翼方》卷一·药录篡要·悦人面第六十三,列药9味,其余大量内容则散在各卷之中。其弟子孟诜撰《食疗本草》,载食药260味,其中有许多美容食物,如“荔枝,微温……健气与颜色”,“萝卜,性冷……服之令人白净肌细”,丰富了食膳美容的内容。唐王焘的《外台秘要方》,其中三十二卷专论美容,有面部美容方97首,美眉发方87首,澡豆方9首,口脂方3首,美手方3首,香体熏衣方10首,另有其他美容制剂方法11首。凡其他各卷方药主治和用法与美容相关,并确有美容治疗和美容保健作用的方药有34首。其中美发方9首,香体方4首,美手方7首,去除面斑方11首,保健方3首。凡原文中指明对头面损容性相关疾病具有美容治疗作用,如治疗白癜风方14首,香口方9首,香体除臭方43首,除疣方19首,除瘢痕方17首。依此思路,共得美容方药两类356方,294种药物。总之,两晋至唐间,中医美容可谓承上启下全面发展,不仅初步体系形成,也为宋元时期的进一步提高,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4 宋金元明清时期
    此期是传统中医美容方剂学的拓展时期。此期的中医书籍汗牛充栋,大部分都涉及到了美容问题,清代宫廷美容已达相当高的水平。
  4.1 两宋时期
    在遗留至今的宋代出版了几部大型方书,如《太平圣惠方》、《圣济总录》、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,均收载有很多美容方剂。《太平圣惠方》第四十卷以美容方为主,共列方187首;第四十一卷为须发专方,共列“治法白令黑方”、“治眉发须不生诸方”等120首;此外,在其他卷中,还有治羸瘦、白癜风、针眼、目不明、牙齿黄黑、牙齿脱落、揩齿令白净、口臭、唇疮、热疮、(各种)癣、漆疮、手足皴裂等损美疾病诸方440余首,以及各种补益驻颜方240余首。全书共有美容方剂980余首。《圣济总录》中,仅面体、髭发两门,就有处方100首。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在“诸虚门”及其它各门中,也散在收载了许多具有增白驻颜、乌发固齿、延年润肤作用的美容方剂。此外,《使辽录》中,还记载了以中药“瓜蒌”调敷于面部的“佛妆”配方,与现代所称之“倒模”美容术是类同的。除此之外,《苏沈良方》、《洪氏集验方》、《济生方》、《类证普济本事方》、《鸡峰普济方》、《是斋百一选方》、《魏氏家藏方》等等,都载有美容方或法。中国美容发展史
  4.2 金元时期 

    元初许国祯撰《御药院方》,汇集了金元以前大量宫廷美容用方,如御前洗面药、皇后洗面药等,该书还列出多种牙药,如白牙珍珠散、麝香散等,共计180余首,丰富了美容范畴。

  4.3 明清时期 
    至明代,出现了医药学巨著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,可以说是对美容中药的一次大总结,其记载的美容中药近300种,功效涉及增白、护肤、祛皱、消斑、去雀斑、乌发、香体、洁齿、悦颜等方面。其方法强调内治与外治相结合,将中医美容学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。明初朱?等编的《普济方》,美容方收载规模空前,按头面2大门分21类,列方747首,是集前代之大成者。明胡文焕校刊的《寿养丛书》,收有《香奁润色》一卷,这是专为妇女美饰而写的一本方书,辑录了大量美容方,美发、白面、玉容、驻颜、白牙、润唇、美手、香身等各种美饰用化妆品方应有尽有。明著名的外科专著《外科正宗》中,也记载了许多美容诊治方法,如治疗雀斑内服下容散,外敷玉肌散,面部黑子(痣)用“灰米膏”治疗等。清代美容方剂主要汇萃于清宫档案之中。中国中医研究院清宫医案研究室1981年出版的《慈禧光绪医方选议》就收录不少。如长发香发方、令发不落方、洗头沐浴方等都在海内外产生了一定影响。

中国美容发展史
  5 小结
    综上所述,中医美容学萌芽于秦汉,形成于隋唐,丰富发展于宋明。中医美容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,其美容方剂也是内容浩博的。今天,随着社会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发展,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不仅对影响身体健康的疾病需要有效的治疗,而且对影响人体外在美的因素也需要医学提供更多的保障,因此,深入研究、发掘祖国医学宝库中有关美容的瑰宝,更具有重要现实意义。

    美丽不仅是一个外表,更要从内散发的活力与魅力。美丽的修炼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而是长久的,坚持积累的结果,从气质,到容颜,都要常驻不衰,才是真正的永恒美丽。